设为首页  加入收藏   
地址:依安县依安镇民乐街98号
邮编:161500
联系电话:13845226588
投稿邮箱:yawywz@163.com

新闻搜索:
    

文学搜索:
    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
远去的“鸿雁”
01
那时,我还是一个涉世不深的文学青年,曾接受县文化馆交办的任务,将评剧团上演的六场评剧《邮路风云》,改编成连环画的文字脚本。《邮路风云》是反映投递员生活的。原作中的主人公叫高红英,是个女的;改编后的主人公叫赵红泉,是个男的。我之所以自作主张将主人公由女性改为男性,是因为我对这个角色的原型太熟悉了。
我从记事的时候起,就认识县邮电局的投递员赵景全,而且知道他是全县有名的模范人物。我们两家住的不远,都在当时的东南街,相距不足百米。按说他长我20有余,我们应当是两辈人。但他管我的父母叫大叔大婶,我也就自然叫他赵大哥。赵景全大哥总是穿着一身深绿色的制服,背着一只深绿色的挎包,骑着一辆深绿色的自行车,穿行于县城的大街小巷,不断地与老老少少打着招呼,伴随他的是一串清脆悦耳的车铃声。
有一段时间,我家的信很多,几乎每月三封,都是哥哥姐姐们的平安家书,也都是赵景全送上门的。大哥毕业进了关,先是去河北,后又去贵州;姐姐也曾在富拉尔基的北满钢厂上班;二哥则在辽宁当兵。母亲惦记他们,叮嘱他们有事没事常给家写信。可是父母是从旧社会过来的人,举目不识丁,认不得信上的字。在我的识字量达不到阅读能力的时候,哥哥姐姐们的家书都是赵景全读给父母听的,有些回信也是由他代笔。赵景全热心、淳朴、善良、乐于助人,脸上总是带着笑容。
 

02
老早以前,我就开始接触赵景全的模范事迹。从报刊中,从电台里,从报告会上,从当时能够接触到的各种媒介和各种平台。当我看到或听到他的那些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故事,当我从他身上体会到一名共产党员特有的平凡而崇高的精神境界,我被深深地感染着,被深深地打动着。他的形象在我的心目中,越来越高大,越来越完美;也越来越真实,越来越清晰。他成为依安这片黑土地上的让人敬佩和仰慕的那群人之一。
赵景全,1933年出生于河北省昌黎县姜各庄,1939年随父母闯关东来到黑龙江省依安县,1951年初中毕业后到县邮电局工作,1969年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历任投递员、营业员、乡镇支局长、县局投递班长、副局长、工会主席。还曾当选为中共依安县委委员和中共嫩江地委委员。他在27年的投递工作中,顶风雨、冒严寒,走过的路达28万多公里,可绕地球7圈还多。投递信件135万封,其中“死信”变“活信”2000余封,为40多个家庭找到失散多年的亲人。
投递“死信”是一项既繁琐又艰辛的工作,有时因为一封信就要跑上百余里,查找七八天。赵景全是依安老户,又送了那么多年的信,“死信”到了他手里,十有八九能变活。在长期的投递工作实践中,他总结出一套“死信变活信”的经验口诀。即:“地址不详查户口,人名不详问同乡;男人信件找老户,女人信件访大娘;数字号码易颠倒,同音字里有文章。”这套口诀,既帮了赵景全的大忙,也帮了其他投递员的大忙。1993年赵景泉退休后离岗不离位,参加了县局疑难信件处理小组的工作,又救活“死信”400多封。
有一位叫徐生亮的人从台湾来信,信封上写的是黑龙江省依安县泰安镇东北角徐家皮铺徐生玉兄收。年轻的投递员多次查找一直没有着落,赵景全知道后主动接过这封死信。信上老地址早已无影无踪,他费尽周折找到解放前在皮铺干过活的佟瑞生老人,通过佟老找到徐生玉师兄弟张凤山的老伴,了解到徐生玉可能在龙江,其子在富区工作,具体地址不详。最终赵景全联系上了徐生玉的儿子。使徐家失散43年的骨肉亲人得以团聚。这么多年来,赵景全每投出一封死信,背后都有着这样一个感人的故事。

03
赵景全几十年如一日,想用户所想,急用户所急,帮用户所需,勤勤恳恳、兢兢业业,成为邮电战线的一面旗帜,党和政府给了他很高的荣誉。自上世纪60年代起,他连续三次被评为黑龙江省邮电系统“五好”职工,连续10次被评为省、地、县三级的先进工作者,连续5次被省政府授予劳动模范称号。1969年,他作为国庆观礼代表,赴京参加新中国成立20周年庆祝活动;1975年、1978年,他先后两次作为全国人大代表,参加了第四届、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。他曾多次受到毛主席、周总理和华国锋同志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。
最让赵景全刻骨铭心的是1971年11月5日那一天。他参加全国交通工作会议,和其他7位来自全国各地的劳模坐在前排,与主席台上的周总理仅有两米距离。总理问:“黑龙江的赵景全来了没有?”他站起身来回答:“我就是黑龙江省依安县的赵景全。”总理又问:“你是什么地方人哪?”他回答:“我是河北省昌黎县人。”总理风趣的说:“噢,是闯关东的啊!”接着,总理详细的寻问他家里有几口人?爱人做什么工作?几个孩子?等他一一回答之后,总理意味深长地说:“你把那么多的死信变成活信,工作做得很好,很不容易啊!这要有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啊!”接着总理指示说:“投递工作要讲信誉,更要认真,万无一失。”周总理日理万机,居然还如此了解和牵挂一名普通的投递员,这让赵景全激动万分,心情久久难以平静。每当想起这件事,他都鼻翼发酸,热泪盈眶。

04
几年前,县文联又交给我一个任务,让我写一篇赵景全的纪实文学。他的故事我确实知道一些,但要写成东西仍觉不够。因此。我找到耄耋之年的他准备采访。谁想,往日里平易近人有求必应的赵景全大哥,却连连摆手回拒了我。“胡老弟,别写了,写的已经够多啦!”是的,国内许多大报、大刊、电台、电视台都曾讲过他的故事。就连一些国外媒体也曾宣传过他的事迹。可是我的任务终未完成,心中不觉生出淡淡的遗憾。此后不久,赵景全大哥走了,走得突然,走得匆忙,走的时候很少有人知道,我也未能送他一程。
曾记得:人们常将投递员比作蓝天上的鸿雁,赵景全大哥就是一只迎风斗雨展翅高飞的鸿雁。如今,他那矫健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人们的视觉尽头,但永远飞翔在人们的心巅之上。不是吗?你看那身深绿色的制服,你看那只深绿色的挎包,你看那辆深绿色的自行车……

作者简介:胡金城,曾先后任职于依安县政府办和县教育局,现任依安县关工委秘书长。齐齐哈尔市作协会员,依安县作协顾问。


作者  
评论  
验证码
  看不清,换一张



 
版权所有:依安文艺网 依安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:依安县依安镇民乐街98号 邮编:161500 
Copyright © 2014 齐齐哈尔依安文艺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黑公网安备 2302230200000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