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  加入收藏   
地址:依安县依安镇民乐街98号
邮编:161500
联系电话:13845226588
投稿邮箱:yawywz@163.com

新闻搜索:
    

文学搜索:
    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
啃个冻豆包

今天到妹妹家,看她正在桌子边,从盖帘上往下起已经冻了的粘豆包。忽然有了一种莫名的想法,随手拿起一个:“我吃一个。”妹妹急忙伸手阻拦:“这是冻的,厨房有刚蒸的。”“不,我想啃一个。”

信步走在老家的街上,啃上一口粘豆包。已经抛在身后几十年的往事,随着凛冽的北风扑面而来。

那是我小时候,冬天似乎比现在冬天还要漫长,也似乎比现在的冬天还要寒冷。那时候的我和我们,与现在的少年儿童不一样。现在的他们,有各种的补习班和兴趣班,有电脑和游戏机,有图书馆和体育场……。我和我们那时的冬天,丰富多彩且令人眼花瞭乱的这些都没有,只有大自然赐予的冰天雪地,所以,我和我们的本事也概括成了一个字“淘”。

让人高兴的是,和我一起走过那段时光的伙伴儿都是放养的。农村的冬季每天吃两顿饭,没说没管的我们放着量的野,体力消耗得快,饿了,就回家偷拿两个冻了的粘豆包。

粘豆包,也叫豆包,是极具地方特色的食品。在我的家乡东北地区,粘豆包是人们冬季餐桌不可或缺的主角。一般是进入冬季的时候就开始制作,从热气蒸腾的锅中把粘豆包起出来,放在用高粱秸秆编制的盖帘上,稍加冷冻后再放入户外或仓房的缸中保存。一切工艺源自于天然,用大黄米和芸豆做的粘豆包最正宗。外面黄米面筋道道的,里边的芸豆馅甜丝丝的,那叫一个好吃。

记得那个时候白糖还很缺乏,人们在芸豆做的馅中放了一种叫“糖精”的添加剂。但是人们往往还用另外一个办法,就是用甜菜熬制成一种粘稠的糖稀,用豆包蘸着它吃,现在的孩子根本无法想象那是怎样的一种幸福和甜蜜。

啃冻豆包则是另有一番风景了,用已经皴了的小手拿着冻得硬梆梆的粘豆包,一边呛风冷气地啃着,一边加入那整天循环往复而又乐在其中的儿戏。可能是那个时候的传染病少,也可能是那个时候的免疫力高,冰天雪地中,啃着冻豆包,玩得满脸汗,小脑瓜上直冒“热气”,居然没有什么病

特别是玩在兴头上,肚子咕咕叫,又舍不得回家去拿冻豆包,身边的小伙伴儿心领神会地顺手给你一个,那个仗义劲儿,搁现在的话说,纯哥们!

儿时那并不坚硬的牙齿,在大黄米制作的冻豆包皮上,反复啃出一小块凹陷,然后一点点的接触到里边的豆馅,凉丝丝的甜味仿佛迅速传递到全身每一个神经末稍,那是一种难以言表的感觉,所以,在儿时的记忆里,冻豆包的份量可想而知。

几乎是天天在外面开展着自己组织的“冬令营”,尽情的发挥着男孩子的野性,也锻炼了自己的体魄。而那时的女孩子,冬天基本上是聚在谁家的炕上欻嘎拉哈。小时候的我是个淘气包,也是个孩子王。几十年后同学聚会时,沉浸在回忆中的我填写了这样的词句:“自幼就当兵,手下成群小弟兄。垄上村边游击战,冲锋,每日沙场总打赢。白发鬓间生,回忆镜头数不清。憾事点名人未到,重逢,梦里摇旗再出征!”

现在经常出去聚餐,偶尔也会点上一盘粘豆包,做工上应该甩下小时候我那个粘豆包几条街,但是却怎么也吃不出冻豆包那个滋味儿。

在老家的街上,停了自己的脚步。手中这个冻豆包,竟也被我啃了一大半儿。回忆是甜蜜的,但能够在啃冻豆包的咀嚼中品味过去,那个感觉……



作者:

钟立魁,工作于依安县林业系统。黑龙江省诗词协会会员,齐齐哈尔市作协会员,依安县作协秘书长。

作者  
评论  
验证码
  看不清,换一张



 
版权所有:依安文艺网 依安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:依安县依安镇民乐街98号 邮编:161500 
Copyright © 2014 齐齐哈尔依安文艺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黑公网安备 23022302000002号